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偷偷的爱
偷偷的爱

偷偷的爱

有一年的暑假,我跟萍回湖南老家去,萍的家境很普通,但是家里因为出了她这样一个大学生,觉得很骄傲的。


  在萍的家里,我和萍睡在一个房间里,我们还是那样偷偷的亲热,隔壁的两间房一个住的是她父母,一个住的是她哥哥和嫂嫂,我们害怕家里人知道,总是轻手轻脚的像做贼,那种感觉好难受又好刺激。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P 还是T ,受萍的影响太深,基本她喜欢的东西我都喜欢,我喜欢她的身体,她也喜欢我的身体,萍的身材要比我好,湘妹子,出落得水灵灵的。身材高挑,模样也很出众。细细的腰加上挺挺的胸部,我们一起出去逛街,男人们总是色色的看。


  我身材属于骨头小多肉型的。乳房没有萍的挺,但她很喜欢,说这是木瓜型的,我不知道木瓜型究竟是什么型,最终萍带我去超市看过夏威夷的木瓜之后我才知道这个形容多让人难堪。可是萍就是喜欢亲它抚摸她。


  萍有的时候很怀,她偷了嫂嫂的吸奶器,经常用吸奶器来挑逗我脆弱的神经,我还记得第一次她拿吸奶器自慰时的神情,好陶醉啊。


  我看到那个东西心里就害怕,我不知道自己的乳房被吸住了是不是还能松开,可萍硬要给我吸,我被她亲得痒痒的,她一直很喜欢用牙咬我的乳头,我也很享受她轻轻咬我那种微弱的疼痛感,可是这次她只亲不咬,我痒得大叫,她忽然掏出了吸奶器,把那个像吸盘一样的东西贴在我的乳头上,它就像一张嘴那样含着我的四分之一乳房,萍的手一张一弛的挤压着吸奶器,我感觉吸奶器就像一张很温柔的嘴,在舔着我的乳房,空气的张弛像手一样握着我的乳房,既好受又痒。


  我伊伊亚亚的不停的叫,萍的另外一只手在我阴部抚摸,使得我拼命的挺起下身,希望她的手指能深深的插进去,能得到一些充实的感觉,萍就是这样,永远要我向她求饶,我越是不说,她越挑逗,最终都是我求她。


  我很喜欢伺候萍,吻遍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是我和她ML时必做的,萍的乳房很大,我一个手握不完,但我更喜欢她的乳头,粉红粉红的,乳头原来是小小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年我俩的乳头变长变大了,她的颜色基本还是粉红的,我的已经有点变深红色了,可能是互相亲吻太多,还经常用手去揪。


  萍每次被我添得浑身发烫,她会说一些很色很色的话,我用舌头亲她阴部时,她就发狂扯自己的乳头,我们经常把阴毛剃掉,当小阴毛长出来一点点的时候,我们的阴部相互摩擦时,那种痒痒的像小针刺的感觉让我们发疯。


  在萍家里过得好惬意,可是好日子不长了,忽然有一天,她家里来了一个男的,人长得白白净净,高高瘦瘦很斯文的样子。萍一家人都在忙碌着做饭招待他,我和萍出去邮局刚回来就觉得家里气氛不对,萍的妈妈看到我们回来,牵着萍的手说:“这就是小萍。”那男的赶忙起身,脸都红了,萍的妈妈叫我进厨房帮忙端菜,在厨房萍的妈妈问我这个男的怎么样,我说什么怎么样,萍妈说这是来和萍相亲的,是附城医院的医生,家庭不错,独子一个。我一听,头都炸了。


  吃饭的时候萍也很不自然。我闷声吃着饭。后来那男的走了之后,萍进来房间,看我生气,赶紧过来抱我,说她也不知道父母安排了这样的相亲。我说,我们不是说好永远在一起的吗。萍还没回答我,她的妈妈就进来房间了,然后她就说这个男的如何如何,而且萍要是定亲了的话,剩下来的学费就可以让男方来缴了,定金也可以用来换以前交学费欠下的债了。萍不说话,我也不说话,萍妈就让我劝萍,我真的哭笑不得。


  第二天男方的父母就来了,是来商量定亲的事,我在房间里哭,萍劝我,我对萍说我们走吧,你不能答应这门亲的,可是萍很为难,说家里确实很困难了,嫂子也很不高兴要交那么多的学费,况且她走了父母怎么办?她说了很多很多。


  我一点都听不进去。后来男方父母给了一万元聘礼,还定下了定亲的日子。


  我觉得已经无法挽回了,我恨萍,从头到尾她都没对父母定这门亲事说个不字。


  当天晚上我就坐火车回广州学校了。然后一直都没有和萍联系。


  开学后我见到了萍,她憔悴了很多,可我知道这个人从此以后有别的男人了,她再也不属于我了,我们没有将来,什么都没有了。


  我要求换宿舍,班主任也答应了,后来萍找了我很多次,我都没有理她,既然已经这样了,早晚都要分开的,我不想再痛苦下去了。


  和萍就这样分开了,那时很恨她,可是事隔多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萍也是很无奈的,我后悔当初应该和萍一起过好剩下的那一年多的校园生活。应该相亲相爱的过好每天才对。


【完】